【Batfam/哨向AU】For the Heart I Once Had(1)

·Batfam哨向AU系列文《Nightwish for Nightwing》第二部,系列文见tag

·全员向,微大少中心

·为了卡着最后期限在11.12发出来所以有些语无伦次还需要回去修文请大家先不要转载……

·简介:

   斯黛芬妮:“把自己当向导的哨兵和把自己训练成哨兵的向导?人生巨变过晚觉醒的哨兵与向导和被诱导过早觉醒的哨兵?觉醒后很久都没有精神动物的哨兵和觉醒之前就已经有精神动物的向导?看得到精神动物的普通人?天哪我难道是这个家里唯一的正常人吗?”

    阿福:“恕我直言,斯黛芬妮小姐,精神动物改变物种也属于超常的范畴。”

 

    Chapter 1

 

   布鲁斯偶尔会感到惊奇,当他意识到当年那个固执冲动的第一任罗宾已经成长为这样温柔包容的青年。这种惊奇在那次受到精神攻击屏障重建时达到了顶点:迷宫幻境里他见到了从未遇见过他的时空里偏激的少年迪克,醒来后却看到迪克温和地引导三个哨兵平和入眠。

他旁敲侧击地问起过,而迪克只是轻描淡写地说:“小时候我可一直以为自己是哨兵,自然会本能地反抗另一个哨兵的控制,所以才会总是跟你争吵啊。现在嘛,我早就习惯怎么做好一个向导啦。”可是布鲁斯才不信。被灯戒认定为地球最强向导的哈尔·乔丹性格上还是免不了冲动和叛逆,黄太阳光下最强的哨兵超人也足够温和稳重,这种事和哨兵向导的身份绝对一点关系都没有。

 

    与幻境中出现的情节不同,布鲁斯并不是在父母被杀时觉醒。他成为哨兵时12岁,过于繁杂的信息瞬间涌来让他感官过载。成为蝙蝠侠之后他更加厌恶自己的哨兵本能:蝙蝠侠不应该好斗易怒、暴躁失控,蝙蝠侠应该时刻保持敏锐和冷静。他让韦恩企业开发更安全高效的抑制剂,努力把自己伪装成没有哨兵向导身份的普通人。他训练自己的精神动物潜行,直到那只蝙蝠可以比他更好地隐入黑暗。

    八岁的男孩跪在父母的血泊中,空洞的蓝眼睛里流出泪水。他曾经是那个孩子。他再也不是那个孩子。布鲁斯拥抱迪克的时候觉得是在拥抱一个更年轻版本的自己。但是迪克与他不同,迪克没有固执地坚持一直哀悼下去,而是逐渐找回希望和快乐。尽管不愿承认,但是活泼热情的迪克给布鲁斯的生活带来了第一束阳光。

 

    其实事情早就有了端倪,可惜自诩世界最佳侦探的布鲁斯并没有发觉。成为罗宾的迪克总是对自己要求严苛,过度渴求导师的认可。但是那时候布鲁斯以为迪克只是为了更好地复仇和打击罪犯而希望自己变得更强。

    真正开始脱离控制是因为正义联盟。因为厌恶哨兵本能,布鲁斯用抑制剂将自己包装成普通人,而他强大的精神、领导力和部署规划能力让所有人都开始猜测他其实是向导,即使是正义联盟也对他的向导能力心悦诚服。哨兵本能中的领地意识被大家自动解读成向导对局势的掌控欲。布鲁斯没打算对大家解释什么,但他以为超人是知道他的哨兵身份的,毕竟那时他们已经互相坦诚了秘密身份。可惜也许氪星的哨兵向导系统与地球不同,拥有超级感官的克拉克只能确定他觉醒过特殊身份,却并不知道具体情形,还偏偏带跑了迪克。鬼知道克拉克给迪克讲了什么乱七八糟的,总之迪克开始坚信布鲁斯是向导。

    因为哨兵向导过于稀有,没有觉醒的青少年往往被默认为普通人,所以布鲁斯从没跟迪克讲过哨兵向导的事情。而一片赤诚的迪克却从此以哨兵的标准竭尽所能训练自己,从心智到能力。他想为布鲁斯而战,想要让布鲁斯骄傲。他希望当自己觉醒时能够真的成为布鲁斯的哨兵。

    他确实做到了让布鲁斯骄傲。活泼花哨的罗宾成为了哥谭犯罪者的噩梦,蝙蝠侠与罗宾成为了活力双雄,成为了平等的搭档。但是当迪克觉醒的时候,一切都乱了套。

    那是少年泰坦建立之后罗宾第一次参与哥谭的夜巡(说真的,除了加斯作为亚特兰蒂斯人没有哨兵向导系统,队伍里其他人都是哨兵,要融合成一个集体显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回蝙蝠洞的路上迪克发起了低烧,躺在蝙蝠车里昏昏沉沉。紧接着蝙蝠车里炸开了一阵浓烈的香气:那是海棠的花香,罗勒的异国风情,大叶女贞的树叶碾碎后微涩的清甜。那是向导的信息素。布鲁斯猛地踩下刹车给自己补了一针抑制剂,而迪克醒过来后看着柔软的灰白色小毛球蹭着自己的脸颊,只觉得自我认知一下子有些崩塌。

 

 

评论 ( 1 )
热度 ( 37 )

© Argondioxide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