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tfam/哨向AU】For the Heart I Once Had(2)

·Batfam哨向AU系列文《Nightwish for Nightwing》第二部,系列文见tag

·全员向,大少中心

·这篇干脆定成半年更得了……

 

 

 

     Chapter 2

 

    觉醒之后迪克的气息并非一直如此复杂又浓烈,而是长期保持单纯的花香味道。迪克不喜欢自己信息素的味道,他觉得太柔软、让人觉得软弱,还有些女孩子气(这个观点后来在他和芭芭拉交往的时候可是被拎出来好好训了一顿)。

    布鲁斯倒是很喜欢。作为长年使用抑制剂的成年哨兵,如今身旁有一个向导的存在,即使无关联结、只是单纯亲人一般的陪伴,向导的信息素也会对哨兵过载的感官起到极大的镇静作用。只要有迪克在身边,他就足够冷静足够理智,确信自己决不会崩溃失控越界。

    罗宾让蝙蝠侠变得柔和了,许多人这样说。人们说蝙蝠侠以前是一个传递恐惧的复仇幽灵,现在却成了小孩子都会趴在窗边等待的英雄形象。人们说现在蝙蝠侠揍坏蛋都不再那么苦大仇深了,而是充满叽叽喳喳的笑话和糟糕双关语。而那时的他们想,这也未必是一件坏事。蝙蝠侠是罗宾的导师和引领者,但事实上他们双方都从对方身上学到了许多东西,他们都因对方的存在而更加强大。

    他们是最好的搭档。他们是绝对信任的伙伴。他们是怀着同样愿望坚守同样原则的战友。他们是活力双雄。

    

    然而矛盾的种子已经显露端倪。

    布鲁斯是哨兵。即使他一直因为厌恶而压抑哨兵的本能,他还是个哨兵。哨兵对向导免不了天生的过度保护,当向导在他眼前受到伤害时他会震怒失去理智;哨兵暴躁冲动的天性更是让他在冲突发生时不会妥协解释而是争吵反击。

    布鲁斯也是向导。虽然他不是生理意义的向导,但他会被认错就是因为突出的向导特征。向导对哨兵的行为有控制欲,需要对方及时的服从。向导的权威不应被挑战。

    迪克是向导。即使他还未达到完全体、精神动物也还是幼年状态,他依然是个向导。他早已将泰坦划归在他的羽翼下,以向导的身份将泰坦凝聚成坚不可摧的阵线和温暖默契的家庭。他的心有一部分完全属于这里。

    迪克也是哨兵。这些年一直以来用哨兵的要求训练自己,他对自我的认知一直是哨兵。他变得好斗又易怒,总是争强好胜把自己逼得太紧,不管对手是红X、兰西德和叮咚老爹还是蜂巢与邪恶兄弟会。他拼命战斗拼命提升自己,揽了太多责任又坚信超级英雄没有假期。

    当双方都是矛盾的复合体,冲突就产生了。他想保护他远离战斗却又想逼他变得更强;他想令他骄傲又想逃离他建立自己的关系网。他以向导的身份下命令,而他以哨兵的身份反抗哨兵的命令。

    于是矛盾终于在那场暴雨中彻底激化。他从重伤中恢复,就再也没穿上那身罗宾制服。

    

    有时布鲁斯会怀疑这段搭档关系对迪克来说究竟是拯救还是阻碍,毕竟在他身边时那只天鹅一直都是灰白色的小小一团从没成长,在他们决裂后的某次重逢时他才第一次看到长大的天鹅,也许……也许这说明了这段搭档关系不怎么健康。

    多年后的迪克会注视着他的眼睛温和而不容拒绝地告诉他,是你拯救了我,你教导我引领我训练我,以身作则教会我成为更好的人。我的一切都归功于你。你是我的英雄。

    但是在这个时间点,布鲁斯还处在挫败苦闷中,想着那只鸟儿究竟是什么时候突然长大。

    

    那只鸟儿是什么时候长大的?布鲁斯未曾见证,毕竟那段时间他自己已几乎被巨大的痛苦打垮。芭芭拉也不曾看到,那时她刚刚坐进轮椅,还没有觉醒成名为神谕的超级向导——事实上她和后来来到这个家族的孩子们一样只见过强大包容的成年大天鹅优雅的模样。

    那次星际任务归来后迪克把自己锁在泰坦塔的房间里无论如何都不出来。眼睁睁看着那只雏鸟在门外猛地张开巨大的羽翼,甚至能看见爆裂扬起的血丝、听得见骨骼碎裂重组的声音,整个泰坦塔所有哨兵全都惊慌失措几近崩溃。罗伊咆哮着冲过去砸迪克的房间门,唐娜望着天鹅失声痛哭。

    最后是同样红着眼眶的沃利拉住了罗伊。他记得那天神速力突然涌入身体时自家羚羊全身的骨骼打碎重生的剧痛,周围哨兵向导环境的变化在那时是绝对的折磨,他几乎控制不住攻击了专程来找他的哈尔叔叔。现在只有让无属性的科丽先去安抚迪克平复他的心情,那之后他们才能拥抱他们的朋友而不给他带来更大的痛苦。

    “他的味道变了。”科丽迷茫地说,绿眼睛里满是哀伤。

 

    杰森对此毫不知情,毕竟他罗宾时代没有觉醒,是复活改变了他的体质。

    多年之后当罗伊和科丽对他提起这件事时,杰森自然也是完全不相信。他想他做罗宾时和迪克关系并没有好到哪里去,迪克凭什么因为他的死而觉醒成完全体?如果真是为了他,为什么他刚刚复活回来时也没见迪克对他多友好?

    “是因为责任。”很久以后提姆这样对他分析,“感情上你们关系不太好是因为那时他在生布鲁斯的气,但责任上他认为作为兄长和前一任罗宾他本该引导你保护你。你的死让他觉得辜负了对你的责任,这种情况下‘感情不好’的现实带来的不是安慰,而是更深的自责。”

    所以那之后他再也不像原来那样有自己的小脾气,再也不像原来那样随心所欲地冲动暴躁。所以那之后他成了最宽容的向导,毫无怨言地承担下作为兄长作为搭档作为队伍领袖作为城市守护者的所有责任。所以他一面成为了更温柔的好哥哥、凝聚起这个家庭,另一面却比原本争强好胜的小哨兵更加工作狂,再不让自己被负面情绪影响决策。

    但是这就是我们爱着的他啊。提姆伸手摸了摸雪鸮纯白的羽毛,放任自己陷入回忆。

    

[TBC]

-----------------------

从哨向角度分析BD关系以及吹大少。

下次更新应该主要讲13之间的故事啦。

我不是说要封笔半年啦,只是这篇定成半年一更好啦,正好某两个小孩生日隔半年,更这篇当生贺(?)中间会写其他短篇或长篇。不会留坑的这篇下次更估计就完结了。

评论 ( 1 )
热度 ( 37 )

© Argondioxide丶 | Powered by LOFTER